行走都江堰,和和美美

@生活周日,虽然昨夜下了雨,但是仍然没有卸走夏日的炎热,成都处于炙烤模式。昨天因为参考西经培训学习的缘故,乘坐“天府号”高铁到了都江堰,“天府号”名字听起来非常的洋气。这是第二次到这里,上一次还是六年前。从犀浦到都江堰,十多分钟,非常便捷。培训会场外,便可以清晰的看到巍巍高山,不一样的美好迎面扑来。中午下课后,在去吃午饭途中,经过一座高塔,名为奎光塔。 时间比较紧,匆匆经过,拍了张照,便也没有进去。刚才查了些资料,对这座塔肃然起敬, more…


回忆被关闭

@生活周日,成都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,非常凉爽。昨天无意中想到之前存在56.com里的视频,05-07年左右拍的一些视频。结果发现不知何时这个网站已经被搜狐收购,不止如此,账号也已经无法登陆,查找密码直接是搜狐账号的忘记密码页面。百度了下,很多人也是无法登陆,甚至很多视频已经被删除。瞬间凉凉,看来视频已找不回来了。然后再搜索,发现搜狐的博客也已经下线了,网易博客也下线了,甚至新浪博客打开已经是“系统维护中,博文仅作者 more…


同样的欢乐谷,不一样的美好

@生活周六,凉爽。自从萧敬腾说要常住成都后,这段时间阴雨不断,雨神的称呼真不是盖的,人社从来不崩塌。码文字也变得懒了,今天回顾下上周日(6月5日),端午节第三天,带着Coco去欢乐谷。虽然是端午节,但由于刚过六一,这里依然保留着儿童节的气氛。超级儿童节里面的卡通互动,花车巡游里面的各类仙子,美轮美奂,让我们一起拥抱童年的自由自在。 当我沉浸在童年遐想当中时,意外的是Coco居然说,这个也太“沙雕”了。或许在一个五年级的娃娃眼中,这些 more…


无题,入梦

@生活早些到单位,早些开工。从6月6日开始,单位的作息时间调整为早上8点上班,下午5点15下班,整体往前挪了15分钟。此刻,眼睛还是有些模糊,没有睡醒的样儿。昨晚上被梦惊醒,有段时间没有梦到父亲了。凌晨四点过,昏昏沉沉中在陕西石潭老家,母亲给我和弟弟说,“你爸出去这么久了,怎么还不回来?”天色已暗,都快天黑了,爸爸早上出去做事情,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? 我走到头门口,看到外面似乎有几个坏人要闯进我们家。我和弟弟急忙把家里的大门给关紧 more…


归来仍是少年

@生活六月,端午安康。窗外车水马龙,偶尔听到飞机掠过的轰鸣声。这段时间渐渐培养了一个习惯,晚上绕着小区附近街道走上三四圈,四公里左右,用时一个小时。慢悠悠,边走边和Coco妈妈聊天,说说工作,说说孩子,说说……自在爽朗,仿佛着街边的花草树木都是我家的大花园;这如梭行人,都是到我家串门的邻居们;一切的不愉快都随着微微出汗而烟消云散,归来仍是少年。这周成都购房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,比如落户就可以买房,二胎就可以在限购之外再买一套……凡此种种,这是经 more…


这根链子既有形,又无形

@生活时间回退到上周六,Coco上完新东方英语之后,我们去买鞋。沿着花牌坊街道,信步走到一个狭长的巷道,南熏巷。第一次行走这里,对我和Coco来说,这几乎是一次探险,没想到成都市一环路里还有这么新奇的地方。在巷道入口,有两只狗懒洋洋的躺着,侧着头,眼皮耷拉着,一个黑白相间,一个棕黄色,倒是相映成趣。或许是在思考狗生吧,狗这短暂的一辈子。再往里面走,看到黑黑的用柏油浸泡过的木质电线杆,这是小时候老家的记忆。以前的电线杆都是一根木头,为了防治腐朽 more…


需要变态,自信悦纳

@生活又是一年512,国际护士节自不用说,举办了的系列护士节活动,仪式感满满,与此同时,5月12日还是汶川大地震14周年的日子。是的,时间就是这么快,一晃十四年。以前每年这个日子还要怀念下地震期间病床上的王飞,然而去年8月份得知他几年前已经离世,突然觉得今年的512似乎多了几分凄凉。14年过去,确实很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,但仿佛又是在昨天。也说知乎这段时间越来越压抑,此刻凌晨四点,思来想去感觉和看知乎有关,莫不是刷多了知乎,人会变得越来越丧?结 more…


父亲,梦中梦

@生活老家觉悟机井旁的那片果园已经荒芜很久,长满杂草。我走在地头,看到邻居家正在清除杂草,于是也拿起锄头开始锄草。突然,发现在我旁边的果园里,有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。啊,这不是父亲么?他也在锄草。父亲走失很久了,原来他是回到夏侯村老家了。我又透过苹果树的缝隙,仔细看了下,确定是父亲。担心看错,我还拿出手机拍摄了一段视频,内心无比激动。我叫了声爸,走到父亲身旁。父亲带着帽子,穿着离开家时候的那身衣服。人没有明显消瘦,但精神状态看起来不好,有些乏力 more…


慌乱占据了心扉

@生活2022年5月1日,五一节💤,但没有任何过节的感觉,调休真的很让人忧桑。我今天值班,昨天给博客换了一件衣服,增加了丝丝亮色,以图驱走那阴沉的雾霾。2022年真的太难了,以至于我只能是走一天是一天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确乎如此。这段时间母亲的状态时好时坏,甚至开始自责如果当初不来成都的话,岂不是父亲就不会走丢?老家好好的,跑到四川来干嘛。唉,听着好心塞,哇凉哇凉的。母亲现在对很多事情特别的敏感,比如下班了,我如果没有及时给她讲要加班,母亲 more…


梦里花落知多少

@生活翻了翻既往的日志,发现有关工作的记录是越来越少,不知何时,生活的内容逐渐增多。或许,这就是现实的投射吧,毕竟工作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工作本身也是一种生活的状态。上午迷迷糊糊的睡觉,然后被噩梦给惊醒。这段时间梦越来越多,梦里有工作,有房子,还有父亲……各式各样的梦境,搅扰着我的睡眠。4月20日的梦:父亲外出,等了很久没回来。我就沿途去找,走到一个土丘背面,父亲孤零零的站在上面。急忙把父亲扶下来,怎么不给大家里打电话呢?父亲口中喃喃的背诵着 more…


一切感觉没有了灵魂

@生活周末,阴雨绵绵🌧️没有了阳光的普照,一切似乎沉寂了下来,孩子在一旁敲打着电脑,弄着下周上音乐课展示的《十面埋伏》PPT课件。Coco妈妈去单位,她们医院这周搬迁,下周上班就要远很多,没之前方便。母亲昨晚上回橡树湾,她在这边套一的小房间里面呆着很压抑,觉得心里发慌,或许在橡树湾的家里能够心情畅快些吧,她也需要一个人的独处空间。周一晚上有朋友建议我再去派出所看看人脸识别系统。周二上午赶过去,使用大数据人脸识别系统从父亲走失那天开始直到现在进 more…

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

@生活这几天成都跑步进入到夏天,今天最高温度28℃,大街小巷已有人开始裙摆飞扬,短袖短裤着装。时值此刻,父亲已经走失整整一月,杳无音信。昨天上午和母亲去了文殊院,前段时间成都疫情这里暂时开放,3月12日刚恢复。途中,母亲眼角流着泪水说到过去几十年的不易,说到那些坎坷和挫折,又说到父亲怎么忍心“割舍”这一大家子。这是一种饱含着怜惜、埋怨而又遗憾的情感,一种莫可名状的感伤。文殊院文殊院由于刚恢复开放,香客没那么多。带她读了读挂在墙壁上面的一些箴言 more…


博客微信小程序

@生活生活继续,昨天下午去了九眼桥附近,今天去了清水河生态休闲公园、郫县县城及小区旁边绕城绿化带公园,期待转角处遇到父亲,然……生命大抵如此,人生本苦。今天看到了博客联盟这个网站,里面收录有我的博客,独立博客,一个小而美的世界,需要个性,也需要联盟,独乐了不如众乐乐,一种小美好。这两天把上传了博客的微信小程序,感谢猫贝大神,瞬间感觉洋气很多。在微信分享博文也更方便了,不过不能在小程序进行评论,上传有评论功能的小程序,需要企业身份。前段时间(2 more…


父亲走失两个星期

@生活想过无数次2022年的开端,但终究没有料到这个开局之年这么的凄惨。上周开了挂似的寻找父亲,但没有任何线索。这周疫情来袭,开始上班,但始终心中异常惆怅,很难静下心来,时刻盯着手机,看着有无没有新的线索提供。以往陌生电话基本不接的我,现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号码,陌生号码没接到的还要特意打过去。然而,父亲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不知所踪。这周一周二上班,始终进入不了状态,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,无法想象这些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而且牵扯到一大批亲 more…


天黑了,爸爸你该回家了

@生活天黑了,爸爸你该回家了……天黑了,爸爸你在哪里呢?伴随着夜色的迷茫,我也异常的迷茫……天黑了,爸爸你该回家了……这些天,很多很多人都在找你,我们都在思念你,天黑了,爸爸你在哪里呢?外面那么冷,那么黑,那么怕,爸爸你在哪里呢?我在想你,可是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你?泪眼婆娑,可是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你?天黑了,爸爸你该回家了……我在深深的思念你……夜真的很黑,我很害怕……“爸爸”,这是你的孙女在喊我,在喊你的儿子……“爸爸”,我也在喊你啊,爸爸 more…


‹‹12345678910››